Jump to content

1291242

VATPRC 管制员
  • Content Count

    58
  • Joined

  • Last visited

  • Days Won

    1

Reputation Activity

  1. Like
    1291242 reacted to 1264847 in 真有不怕事大的,那就捅大咯   
    就你这也叫捅大啊。你这最多也就是发个帖子抗愤一下。我表示真的对你好无语。你也就这点能耐了。呵呵还有脸说啊。被封号了自己飞行币白攒了,下不了CFR插件了不就是这么回事么。? 我看CFR管理员封号封的太好了,封了你太对了。。跟贴的,谁在CFR下过插件谁自己心里清楚,还有那个什么玩意?叫什么Han Cui 济南人 跑去外国破网站说人家这好那好的 。你有精力帮助中国网站建造建造不好么,小心眼的话也原谅你,你自己造个网站好好开发 给中国人长脸不好么。好好想想怎么把国内的东西壮大起来才是真理,你要点强行不行,中国有你这样的人我替中国感到耻辱。我看人家CFR挺好的,造福我们这些飞友,能够下载好的插件,你们不要说盗版不盗版的。你自己看看家里东西 你手机上的东西 你电脑上的东西 你父母电脑上的东西 你兄弟姐妹电脑上的东西,完全没有盗版的时候再说这话,别一天天的自家事搞不明白还说人家CFR这不好那不好的,我看你们就是没事闲的。人家CFR是和谐了VATPRC的东西,但是人家一定是在造人家自己的平台,如果能力强的帮助了制造,人家还会用V的连线工具么? 我想答案是白给都不会要了。我是飞行者联盟的忠实飞友,我不得不说你们语句   不要脸。   如果你们删除这个帖子。那就代表你们胆小 心虚,知道自己下载了好多CFR的插件。 留住此帖子 警示那些想抨击CFR的人,告诉他们 想凑热闹就别去下载人家网站上的东西,要么就闭嘴。另外很多人都说了,什么时候禁言删帖 也就是网站开始倒闭的时候。我个人不希望V网中国分布倒闭哦。
     
     
    不好意思我縮小點字,鬥雞大的字有點難看。請不要搞得像文革批鬥要字大嗓門大來喧理的。
     
    首先本文的發貼者以個人認知並不是VATPRC管制員或分部職員,及對此飛友的身份是否在過去因記律問題被處分而使用分身帳號作出爭端而提出質疑。
     
      至於對應本文有關"VATSIM中国分部对于飞行者联盟大量非法转载及抄袭分部文章一事的声明 。的討論。的而且確那些文本的作者及譯者是出自VATSEA分部的管理手中並且獲得轉載權或為公開檔案。換言之外國原作者己授權以上茲人仕二次使用文檔。如果該論壇希望獲得文本在自身網站的使用權。最基本的做法是先洽詢譯者/作者的轉貼權。得到回應後再進行動作。而不是直接復製貼上在別的地方,甚至故意不附上原連結。這方面行為個人認為是整體不恰當的。
     
      回應以上"Mou Ren"的觀點,本文論點在於該論壇是否盜用VATPRC分部之創作文章。並不是有關模擬飛行的盜版軟件使用或其無關人仕之個人操守。而且請不要發表有帶人身攻擊的民族主義。本分部並不推廣盜竊行為,也還請您不要佔領道德高地和故亂對其他人假設以作混浠視聽。
      另外,有關vpilot的使用權,其實自已去網站看一下EULA就行了,多說無趣:
     
    1. GRANT OF LICENSE.

    This Section of the EULA describes your general rights to install and use the Software Product. The license rights described in the Section are subject to all other terms and conditions of this EULA.

    General License Grant to Install and Use Software Product. You may install and use the Software Product on a computer, device, workstation, terminal or other digital electronic or analog device ("Device"). The Software Product is to be used for access to the VATSIM service for non-commercial entertainment purposes only. This license is granted exclusively to you for the Software Product described within and may not be shared or transferred under any circumstances.
    Reservation of Rights. All rights not expressly granted are reserved by Developer.
     
    VATPRC作為VATSIM其中一分部,使用vpilot 方式都是接連VATSIM服務器。但問題在於其所謂"CFR"的論壇依靠修改vpilot內部源碼連接其他不屬於VATSIM的服務器。
     
    2. DESCRIPTION OF OTHER RIGHTS AND LIMITATIONS.

    Copy Protection. The Software Product may include copy protection technology to prevent the unauthorized copying of the Software Product or may require original media for use of the Software Product on the Device. It is illegal to make unauthorized copies of the Software Product or to circumvent any copy protection technology included in the Software Product.
     
    相信說到這裏普通人很清楚道理在那一方手上,個人也不作批評。但也請樓上回文的同志們注意自已的言詞。大家或多或少都是代表VATSIM的。有任何質疑也請提出自身意見和論點,不要像"Mou Ren"先生在公開場合使用模糊並具有挑釁性的字眼作出令人任何不快的臆測。
     
    以上。
     
    PS:也不要用24大小,12就夠了,環保。
  2. Like
    1291242 reacted to 1337992 in 真有不怕事大的,那就捅大咯   
    就你这也叫捅大啊。你这最多也就是发个帖子抗愤一下。我表示真的对你好无语。你也就这点能耐了。呵呵还有脸说啊。被封号了自己飞行币白攒了,下不了CFR插件了不就是这么回事么。? 我看CFR管理员封号封的太好了,封了你太对了。。跟贴的,谁在CFR下过插件谁自己心里清楚,还有那个什么玩意?叫什么Han Cui 济南人 跑去外国破网站说人家这好那好的 。你有精力帮助中国网站建造建造不好么,小心眼的话也原谅你,你自己造个网站好好开发 给中国人长脸不好么。好好想想怎么把国内的东西壮大起来才是真理,你要点强行不行,中国有你这样的人我替中国感到耻辱。我看人家CFR挺好的,造福我们这些飞友,能够下载好的插件,你们不要说盗版不盗版的。你自己看看家里东西 你手机上的东西 你电脑上的东西 你父母电脑上的东西 你兄弟姐妹电脑上的东西,完全没有盗版的时候再说这话,别一天天的自家事搞不明白还说人家CFR这不好那不好的,我看你们就是没事闲的。人家CFR是和谐了VATPRC的东西,但是人家一定是在造人家自己的平台,如果能力强的帮助了制造,人家还会用V的连线工具么? 我想答案是白给都不会要了。我是飞行者联盟的忠实飞友,我不得不说你们语句   不要脸。   如果你们删除这个帖子。那就代表你们胆小 心虚,知道自己下载了好多CFR的插件。 留住此帖子 警示那些想抨击CFR的人,告诉他们 想凑热闹就别去下载人家网站上的东西,要么就闭嘴。另外很多人都说了,什么时候禁言删帖 也就是网站开始倒闭的时候。我个人不希望V网中国分布倒闭哦。
  3. Like
    1291242 reacted to Pochun Yeung in DLH144 ZWWW-UUEE CTE2015 活动预热   
    电脑型号  组装の电脑
    操作系统  Microsoft Windows 7 旗舰版  (64位/Service Pack 1)(Direct X11)
    CPU  (Intel)Core i7-4960X CPU @3.6GHz 4500MHz
    主板  华硕 RAMPAGE IV BLACK EDITION (Intel Ivytown X79)
    内存  64.00 GB DDR3 2400MHz/SDRAM
    主硬盘     1T 三星 SSD 850 PRO
    副硬盘(1) 1T 三星 SSD 850 PRO
    副硬盘(2) 1T 三星 SSD 850 PRO
    副硬盘(3) 1T 三星 SSD 850 PRO
    副硬盘(4) 1T 三星 SSD 850 PRO
    副硬盘(5) 3T WD HDD DM
    主显卡       NVIDIA GeForce GTX TITAN X(12G)
    副显卡(1)  NVIDIA GeForce GTX TITAN X(12G)
    副显卡(2)  NVIDIA GeForce GTX TITAN X(12G)
    副显卡(3)  NVIDIA GeForce GTX TITAN X(12G)
    显示器  戴尔 DELD066 DELL U2715H (NVIDIA surround)
    声卡  华硕Xonar Essence STX II7.1(PCI-E)
    网卡  Intel 82579V千兆网卡
  4. Like
    1291242 got a reaction from 1287729 in 关于8.23上海-香港活动的一些感受   
    这是第二次参加VATPRC的正式活动,因为工作原因,周末晚上很少有时间,平时白天倒是大把的时间,但都是自己联飞,人很少。今天知道有活动,推了饭局回家准备,8点准时上线。ZSPD的机组还不是很多,有些已经起飞了,提交完计划准备后推,一切顺利。准备滑行时出现第一个小花絮,ZSPD_GND给的滑行道我在eaipchina的航图里找不到,最后GND给了自主滑行的命令。由于在国内,陆空对话用的中文,感觉更带感一些。滑行完排队在跑道外等待,排在第3位,我前面是一架汉莎的DC10。顺序进跑道起飞,这时出现第二个花絮。当我前面的DC10进跑道起飞后,我申请进跑道等待,可TWR说我排在第二位,我前面还有个国航的飞机。这时我很惊诧,我前面就是跑道口了,哪有飞机啊?不过只好等待,当在频道中听到国行的起飞命令后,忽然发现我身后的滑行道上一架飞机加大推力,沿与跑道平行的滑行道呼啸起飞。我估计是地景差异问题,在我这显示为滑行道的位置在对方的机器里显示为跑道。总算轮到我了,上跑道,起飞。联系APP,CTR都很顺利。这里我发现咱们的准备还是很充足的,上海区调范围内开了2个CTR席位,一个ZSSS_CTR,一个ZSHA_CTR,离开上海进近空域后先联系的ZSSS_CTR,大概进入福建后又移交给了ZSHA_CTR,看来是为了应付大流量临时增加了一个席位,以免一个席位忙不过来。这里向咱们的管制员团队致敬。离开ZSHA_CTR后进入ZGZU_CTR,一切顺利。
     
    巡航时跟一个机组聊了一会,他是VHHH出发的第一个,他问我ZSPD的机组还多不多,我说还可以。他说VHHH那边估计一会压力会很大,还有很多机组没起飞,我们互相祝好运。
     
    进VHHK_CTR后,我的好运结束了。
    移交VHHK后,CTR给了预计的进场程序及跑道,输入FMC后激活。突然发现FMC计算的下降路径早已在我下方6000多英尺,我当时还在巡航高度。赶紧向CTR申请下降,可当时流量太大了,我估计CTR至少在跟10个机组交流,没有回答,我着急就自主下到了20000ft。直接V/S加减速板。然后听见CTR叫我在T/D点盘旋。不知道今天VHHK_CTR是香港人还是美国或欧洲的客座管制,英语说的太溜了,语速很快。导致我从这以后的大部分命令都是听懂了前面,后面的命令就听不懂了。反应速度跟不上......我只听到了右盘旋,盘旋的高度和速度都没听到,FMC计算的最佳盘旋速度是211节,比原定的航速250节低,但出航点还是250节。我不知道这是否正确,只好硬着头皮来了。下降到20000ft后发现ABBEY的速度限制在280节,可他前后的点都是250节的速度啊,以为FMC错了,又去翻航图。发现还真是280节速度,直接CHLV方式以280节下高,过了ABBEY又减速到250节。这时CTR取消了STAR,改为雷达引导,而且跑道也有原来的07L改成了25R,估计是因为天气变了。这下有点乱套了,FMC各种提示,no des path·unavlid speed·using reserv fuel·各种错误提示让我心也慌了手也乱了。最后CTR给了建立航向,高度,可以建立ILS的指令。调整了航向,高度后发现FMC里还是07L跑道的ILS频率,赶紧又查航图,找25R跑道的频率,找到后赶紧调整NAV,等都弄好了后,发现已经过了跑道的延长线,截不到Loc了。赶紧向CTR报告Missed Approach,CTR又给了新的航向。但高度指令没听清,也插不进嘴问,还在原来的2000ft。后来终于问清了要爬升到5000ft。多次改变航向后,又给出了下2000ft,建立ILS的命令。这时的然后就还剩1.5吨了,本来预计将落后还剩3吨油的,结果一下就用超了很多。我也不知道这时是否要喊mayday,也不敢喊,硬着头皮来吧。等这次截获Loc后突然发现下滑道在我下面很远,结果发现高度表调到2000ft后由于匆忙没有按高度干预按钮,还在5000ft。我很心急,没管那么多直接按了APP钮,飞机以4000多的下降率下降,可还是晚了,都过了跑道口了,我还2000ft呢,没办法,直接复飞。又联系VHHH_DEP,又再次爬升。雷达引导转航向,刚转了2次,FSX没响应了。这时还有1吨的油,我告诉DEP我死机了,准备offline。他没理我,我直接disconnect了。终于结束了,但没落下来,我也从那种慌乱的状态中解脱了出来。
     
    总结一下自己的问题:
    1.航前准备不足,总以为FMC保平安,没有看VHHH的航图,看到ABBEY的280节速度需要再次确认,也没想到跟换跑道,没有准备25R的ILS频率,导致中途多次打开航图现找现看,耽误宝贵的时间,还漏听了一些指令。
     
    2.英语还是不行,国内的话因为都是国人,语速相对较慢,还可以听懂。到了外面语速一快真的听了前面的,就漏听了后面的。语速快,反应跟不上,自己还得练。
     
    3.心里素质不过关,雷达引导后手忙脚乱,燃油不足,FMC的错误提示,以及上面的两个因素更加剧了慌乱的状态,导致最后一次准备着陆的时候没有按高度干预电门,导致复飞。
     
    我想我自己会吸取这次的不足,改进自己。尤其是英语的听力和反应速度,希望别再到外面丢人了......
     
    另外也提出几个自己遇到的问题,请各位师兄给解答一下:
    1.刚进VHHK后,CTR给出了预计的STAR和跑道,输入FMC后发现下降路径已经在目前高度的下方很多了,而自己还在巡航高度或者刚刚开始下降一点。这时我应该怎么办?是否应马上向ATC申请下高?是不是ATC不说,哪怕到了计算的T/D点,我也不能自主下高?
     
    2.雷达引导后,CTR给出了hold指令,但我没听清后面的半句,ATC是否应该给出hold的速度及高度?是否应该向ATC询问hold的速度及高度?
     
    3.什么情况可以喊mayday,像我那种预计落地然后剩余3吨,结果还没落地呢就剩1.5吨了,应不应该喊mayday?剩多少油可以喊mayday?
     
    4.复飞后的速度应该设定在多少?因为是雷达引导着陆,复飞后LNAV和VNAV没有激活,高度可以查,航向就是跑道航向,但速度呢?我用140节的速度挂着30度襟翼飞了半天..........
     
    真是一次非常好的体验,发现了很多问题。这些都是平时体现不出来的,以后会尽量参加VATPRC的活动,再次感谢辛苦的管制员,给你们填麻烦了。
     
    CSN046
  5. Like
    1291242 got a reaction from Sam Chen in 关于8.23上海-香港活动的一些感受   
    这是第二次参加VATPRC的正式活动,因为工作原因,周末晚上很少有时间,平时白天倒是大把的时间,但都是自己联飞,人很少。今天知道有活动,推了饭局回家准备,8点准时上线。ZSPD的机组还不是很多,有些已经起飞了,提交完计划准备后推,一切顺利。准备滑行时出现第一个小花絮,ZSPD_GND给的滑行道我在eaipchina的航图里找不到,最后GND给了自主滑行的命令。由于在国内,陆空对话用的中文,感觉更带感一些。滑行完排队在跑道外等待,排在第3位,我前面是一架汉莎的DC10。顺序进跑道起飞,这时出现第二个花絮。当我前面的DC10进跑道起飞后,我申请进跑道等待,可TWR说我排在第二位,我前面还有个国航的飞机。这时我很惊诧,我前面就是跑道口了,哪有飞机啊?不过只好等待,当在频道中听到国行的起飞命令后,忽然发现我身后的滑行道上一架飞机加大推力,沿与跑道平行的滑行道呼啸起飞。我估计是地景差异问题,在我这显示为滑行道的位置在对方的机器里显示为跑道。总算轮到我了,上跑道,起飞。联系APP,CTR都很顺利。这里我发现咱们的准备还是很充足的,上海区调范围内开了2个CTR席位,一个ZSSS_CTR,一个ZSHA_CTR,离开上海进近空域后先联系的ZSSS_CTR,大概进入福建后又移交给了ZSHA_CTR,看来是为了应付大流量临时增加了一个席位,以免一个席位忙不过来。这里向咱们的管制员团队致敬。离开ZSHA_CTR后进入ZGZU_CTR,一切顺利。
     
    巡航时跟一个机组聊了一会,他是VHHH出发的第一个,他问我ZSPD的机组还多不多,我说还可以。他说VHHH那边估计一会压力会很大,还有很多机组没起飞,我们互相祝好运。
     
    进VHHK_CTR后,我的好运结束了。
    移交VHHK后,CTR给了预计的进场程序及跑道,输入FMC后激活。突然发现FMC计算的下降路径早已在我下方6000多英尺,我当时还在巡航高度。赶紧向CTR申请下降,可当时流量太大了,我估计CTR至少在跟10个机组交流,没有回答,我着急就自主下到了20000ft。直接V/S加减速板。然后听见CTR叫我在T/D点盘旋。不知道今天VHHK_CTR是香港人还是美国或欧洲的客座管制,英语说的太溜了,语速很快。导致我从这以后的大部分命令都是听懂了前面,后面的命令就听不懂了。反应速度跟不上......我只听到了右盘旋,盘旋的高度和速度都没听到,FMC计算的最佳盘旋速度是211节,比原定的航速250节低,但出航点还是250节。我不知道这是否正确,只好硬着头皮来了。下降到20000ft后发现ABBEY的速度限制在280节,可他前后的点都是250节的速度啊,以为FMC错了,又去翻航图。发现还真是280节速度,直接CHLV方式以280节下高,过了ABBEY又减速到250节。这时CTR取消了STAR,改为雷达引导,而且跑道也有原来的07L改成了25R,估计是因为天气变了。这下有点乱套了,FMC各种提示,no des path·unavlid speed·using reserv fuel·各种错误提示让我心也慌了手也乱了。最后CTR给了建立航向,高度,可以建立ILS的指令。调整了航向,高度后发现FMC里还是07L跑道的ILS频率,赶紧又查航图,找25R跑道的频率,找到后赶紧调整NAV,等都弄好了后,发现已经过了跑道的延长线,截不到Loc了。赶紧向CTR报告Missed Approach,CTR又给了新的航向。但高度指令没听清,也插不进嘴问,还在原来的2000ft。后来终于问清了要爬升到5000ft。多次改变航向后,又给出了下2000ft,建立ILS的命令。这时的然后就还剩1.5吨了,本来预计将落后还剩3吨油的,结果一下就用超了很多。我也不知道这时是否要喊mayday,也不敢喊,硬着头皮来吧。等这次截获Loc后突然发现下滑道在我下面很远,结果发现高度表调到2000ft后由于匆忙没有按高度干预按钮,还在5000ft。我很心急,没管那么多直接按了APP钮,飞机以4000多的下降率下降,可还是晚了,都过了跑道口了,我还2000ft呢,没办法,直接复飞。又联系VHHH_DEP,又再次爬升。雷达引导转航向,刚转了2次,FSX没响应了。这时还有1吨的油,我告诉DEP我死机了,准备offline。他没理我,我直接disconnect了。终于结束了,但没落下来,我也从那种慌乱的状态中解脱了出来。
     
    总结一下自己的问题:
    1.航前准备不足,总以为FMC保平安,没有看VHHH的航图,看到ABBEY的280节速度需要再次确认,也没想到跟换跑道,没有准备25R的ILS频率,导致中途多次打开航图现找现看,耽误宝贵的时间,还漏听了一些指令。
     
    2.英语还是不行,国内的话因为都是国人,语速相对较慢,还可以听懂。到了外面语速一快真的听了前面的,就漏听了后面的。语速快,反应跟不上,自己还得练。
     
    3.心里素质不过关,雷达引导后手忙脚乱,燃油不足,FMC的错误提示,以及上面的两个因素更加剧了慌乱的状态,导致最后一次准备着陆的时候没有按高度干预电门,导致复飞。
     
    我想我自己会吸取这次的不足,改进自己。尤其是英语的听力和反应速度,希望别再到外面丢人了......
     
    另外也提出几个自己遇到的问题,请各位师兄给解答一下:
    1.刚进VHHK后,CTR给出了预计的STAR和跑道,输入FMC后发现下降路径已经在目前高度的下方很多了,而自己还在巡航高度或者刚刚开始下降一点。这时我应该怎么办?是否应马上向ATC申请下高?是不是ATC不说,哪怕到了计算的T/D点,我也不能自主下高?
     
    2.雷达引导后,CTR给出了hold指令,但我没听清后面的半句,ATC是否应该给出hold的速度及高度?是否应该向ATC询问hold的速度及高度?
     
    3.什么情况可以喊mayday,像我那种预计落地然后剩余3吨,结果还没落地呢就剩1.5吨了,应不应该喊mayday?剩多少油可以喊mayday?
     
    4.复飞后的速度应该设定在多少?因为是雷达引导着陆,复飞后LNAV和VNAV没有激活,高度可以查,航向就是跑道航向,但速度呢?我用140节的速度挂着30度襟翼飞了半天..........
     
    真是一次非常好的体验,发现了很多问题。这些都是平时体现不出来的,以后会尽量参加VATPRC的活动,再次感谢辛苦的管制员,给你们填麻烦了。
     
    CSN046
  6. Like
    1291242 got a reaction from Chang Ma in 关于8.23上海-香港活动的一些感受   
    这是第二次参加VATPRC的正式活动,因为工作原因,周末晚上很少有时间,平时白天倒是大把的时间,但都是自己联飞,人很少。今天知道有活动,推了饭局回家准备,8点准时上线。ZSPD的机组还不是很多,有些已经起飞了,提交完计划准备后推,一切顺利。准备滑行时出现第一个小花絮,ZSPD_GND给的滑行道我在eaipchina的航图里找不到,最后GND给了自主滑行的命令。由于在国内,陆空对话用的中文,感觉更带感一些。滑行完排队在跑道外等待,排在第3位,我前面是一架汉莎的DC10。顺序进跑道起飞,这时出现第二个花絮。当我前面的DC10进跑道起飞后,我申请进跑道等待,可TWR说我排在第二位,我前面还有个国航的飞机。这时我很惊诧,我前面就是跑道口了,哪有飞机啊?不过只好等待,当在频道中听到国行的起飞命令后,忽然发现我身后的滑行道上一架飞机加大推力,沿与跑道平行的滑行道呼啸起飞。我估计是地景差异问题,在我这显示为滑行道的位置在对方的机器里显示为跑道。总算轮到我了,上跑道,起飞。联系APP,CTR都很顺利。这里我发现咱们的准备还是很充足的,上海区调范围内开了2个CTR席位,一个ZSSS_CTR,一个ZSHA_CTR,离开上海进近空域后先联系的ZSSS_CTR,大概进入福建后又移交给了ZSHA_CTR,看来是为了应付大流量临时增加了一个席位,以免一个席位忙不过来。这里向咱们的管制员团队致敬。离开ZSHA_CTR后进入ZGZU_CTR,一切顺利。
     
    巡航时跟一个机组聊了一会,他是VHHH出发的第一个,他问我ZSPD的机组还多不多,我说还可以。他说VHHH那边估计一会压力会很大,还有很多机组没起飞,我们互相祝好运。
     
    进VHHK_CTR后,我的好运结束了。
    移交VHHK后,CTR给了预计的进场程序及跑道,输入FMC后激活。突然发现FMC计算的下降路径早已在我下方6000多英尺,我当时还在巡航高度。赶紧向CTR申请下降,可当时流量太大了,我估计CTR至少在跟10个机组交流,没有回答,我着急就自主下到了20000ft。直接V/S加减速板。然后听见CTR叫我在T/D点盘旋。不知道今天VHHK_CTR是香港人还是美国或欧洲的客座管制,英语说的太溜了,语速很快。导致我从这以后的大部分命令都是听懂了前面,后面的命令就听不懂了。反应速度跟不上......我只听到了右盘旋,盘旋的高度和速度都没听到,FMC计算的最佳盘旋速度是211节,比原定的航速250节低,但出航点还是250节。我不知道这是否正确,只好硬着头皮来了。下降到20000ft后发现ABBEY的速度限制在280节,可他前后的点都是250节的速度啊,以为FMC错了,又去翻航图。发现还真是280节速度,直接CHLV方式以280节下高,过了ABBEY又减速到250节。这时CTR取消了STAR,改为雷达引导,而且跑道也有原来的07L改成了25R,估计是因为天气变了。这下有点乱套了,FMC各种提示,no des path·unavlid speed·using reserv fuel·各种错误提示让我心也慌了手也乱了。最后CTR给了建立航向,高度,可以建立ILS的指令。调整了航向,高度后发现FMC里还是07L跑道的ILS频率,赶紧又查航图,找25R跑道的频率,找到后赶紧调整NAV,等都弄好了后,发现已经过了跑道的延长线,截不到Loc了。赶紧向CTR报告Missed Approach,CTR又给了新的航向。但高度指令没听清,也插不进嘴问,还在原来的2000ft。后来终于问清了要爬升到5000ft。多次改变航向后,又给出了下2000ft,建立ILS的命令。这时的然后就还剩1.5吨了,本来预计将落后还剩3吨油的,结果一下就用超了很多。我也不知道这时是否要喊mayday,也不敢喊,硬着头皮来吧。等这次截获Loc后突然发现下滑道在我下面很远,结果发现高度表调到2000ft后由于匆忙没有按高度干预按钮,还在5000ft。我很心急,没管那么多直接按了APP钮,飞机以4000多的下降率下降,可还是晚了,都过了跑道口了,我还2000ft呢,没办法,直接复飞。又联系VHHH_DEP,又再次爬升。雷达引导转航向,刚转了2次,FSX没响应了。这时还有1吨的油,我告诉DEP我死机了,准备offline。他没理我,我直接disconnect了。终于结束了,但没落下来,我也从那种慌乱的状态中解脱了出来。
     
    总结一下自己的问题:
    1.航前准备不足,总以为FMC保平安,没有看VHHH的航图,看到ABBEY的280节速度需要再次确认,也没想到跟换跑道,没有准备25R的ILS频率,导致中途多次打开航图现找现看,耽误宝贵的时间,还漏听了一些指令。
     
    2.英语还是不行,国内的话因为都是国人,语速相对较慢,还可以听懂。到了外面语速一快真的听了前面的,就漏听了后面的。语速快,反应跟不上,自己还得练。
     
    3.心里素质不过关,雷达引导后手忙脚乱,燃油不足,FMC的错误提示,以及上面的两个因素更加剧了慌乱的状态,导致最后一次准备着陆的时候没有按高度干预电门,导致复飞。
     
    我想我自己会吸取这次的不足,改进自己。尤其是英语的听力和反应速度,希望别再到外面丢人了......
     
    另外也提出几个自己遇到的问题,请各位师兄给解答一下:
    1.刚进VHHK后,CTR给出了预计的STAR和跑道,输入FMC后发现下降路径已经在目前高度的下方很多了,而自己还在巡航高度或者刚刚开始下降一点。这时我应该怎么办?是否应马上向ATC申请下高?是不是ATC不说,哪怕到了计算的T/D点,我也不能自主下高?
     
    2.雷达引导后,CTR给出了hold指令,但我没听清后面的半句,ATC是否应该给出hold的速度及高度?是否应该向ATC询问hold的速度及高度?
     
    3.什么情况可以喊mayday,像我那种预计落地然后剩余3吨,结果还没落地呢就剩1.5吨了,应不应该喊mayday?剩多少油可以喊mayday?
     
    4.复飞后的速度应该设定在多少?因为是雷达引导着陆,复飞后LNAV和VNAV没有激活,高度可以查,航向就是跑道航向,但速度呢?我用140节的速度挂着30度襟翼飞了半天..........
     
    真是一次非常好的体验,发现了很多问题。这些都是平时体现不出来的,以后会尽量参加VATPRC的活动,再次感谢辛苦的管制员,给你们填麻烦了。
     
    CSN046
  7. Like
    1291242 got a reaction from Lin Su in 关于8.23上海-香港活动的一些感受   
    这是第二次参加VATPRC的正式活动,因为工作原因,周末晚上很少有时间,平时白天倒是大把的时间,但都是自己联飞,人很少。今天知道有活动,推了饭局回家准备,8点准时上线。ZSPD的机组还不是很多,有些已经起飞了,提交完计划准备后推,一切顺利。准备滑行时出现第一个小花絮,ZSPD_GND给的滑行道我在eaipchina的航图里找不到,最后GND给了自主滑行的命令。由于在国内,陆空对话用的中文,感觉更带感一些。滑行完排队在跑道外等待,排在第3位,我前面是一架汉莎的DC10。顺序进跑道起飞,这时出现第二个花絮。当我前面的DC10进跑道起飞后,我申请进跑道等待,可TWR说我排在第二位,我前面还有个国航的飞机。这时我很惊诧,我前面就是跑道口了,哪有飞机啊?不过只好等待,当在频道中听到国行的起飞命令后,忽然发现我身后的滑行道上一架飞机加大推力,沿与跑道平行的滑行道呼啸起飞。我估计是地景差异问题,在我这显示为滑行道的位置在对方的机器里显示为跑道。总算轮到我了,上跑道,起飞。联系APP,CTR都很顺利。这里我发现咱们的准备还是很充足的,上海区调范围内开了2个CTR席位,一个ZSSS_CTR,一个ZSHA_CTR,离开上海进近空域后先联系的ZSSS_CTR,大概进入福建后又移交给了ZSHA_CTR,看来是为了应付大流量临时增加了一个席位,以免一个席位忙不过来。这里向咱们的管制员团队致敬。离开ZSHA_CTR后进入ZGZU_CTR,一切顺利。
     
    巡航时跟一个机组聊了一会,他是VHHH出发的第一个,他问我ZSPD的机组还多不多,我说还可以。他说VHHH那边估计一会压力会很大,还有很多机组没起飞,我们互相祝好运。
     
    进VHHK_CTR后,我的好运结束了。
    移交VHHK后,CTR给了预计的进场程序及跑道,输入FMC后激活。突然发现FMC计算的下降路径早已在我下方6000多英尺,我当时还在巡航高度。赶紧向CTR申请下降,可当时流量太大了,我估计CTR至少在跟10个机组交流,没有回答,我着急就自主下到了20000ft。直接V/S加减速板。然后听见CTR叫我在T/D点盘旋。不知道今天VHHK_CTR是香港人还是美国或欧洲的客座管制,英语说的太溜了,语速很快。导致我从这以后的大部分命令都是听懂了前面,后面的命令就听不懂了。反应速度跟不上......我只听到了右盘旋,盘旋的高度和速度都没听到,FMC计算的最佳盘旋速度是211节,比原定的航速250节低,但出航点还是250节。我不知道这是否正确,只好硬着头皮来了。下降到20000ft后发现ABBEY的速度限制在280节,可他前后的点都是250节的速度啊,以为FMC错了,又去翻航图。发现还真是280节速度,直接CHLV方式以280节下高,过了ABBEY又减速到250节。这时CTR取消了STAR,改为雷达引导,而且跑道也有原来的07L改成了25R,估计是因为天气变了。这下有点乱套了,FMC各种提示,no des path·unavlid speed·using reserv fuel·各种错误提示让我心也慌了手也乱了。最后CTR给了建立航向,高度,可以建立ILS的指令。调整了航向,高度后发现FMC里还是07L跑道的ILS频率,赶紧又查航图,找25R跑道的频率,找到后赶紧调整NAV,等都弄好了后,发现已经过了跑道的延长线,截不到Loc了。赶紧向CTR报告Missed Approach,CTR又给了新的航向。但高度指令没听清,也插不进嘴问,还在原来的2000ft。后来终于问清了要爬升到5000ft。多次改变航向后,又给出了下2000ft,建立ILS的命令。这时的然后就还剩1.5吨了,本来预计将落后还剩3吨油的,结果一下就用超了很多。我也不知道这时是否要喊mayday,也不敢喊,硬着头皮来吧。等这次截获Loc后突然发现下滑道在我下面很远,结果发现高度表调到2000ft后由于匆忙没有按高度干预按钮,还在5000ft。我很心急,没管那么多直接按了APP钮,飞机以4000多的下降率下降,可还是晚了,都过了跑道口了,我还2000ft呢,没办法,直接复飞。又联系VHHH_DEP,又再次爬升。雷达引导转航向,刚转了2次,FSX没响应了。这时还有1吨的油,我告诉DEP我死机了,准备offline。他没理我,我直接disconnect了。终于结束了,但没落下来,我也从那种慌乱的状态中解脱了出来。
     
    总结一下自己的问题:
    1.航前准备不足,总以为FMC保平安,没有看VHHH的航图,看到ABBEY的280节速度需要再次确认,也没想到跟换跑道,没有准备25R的ILS频率,导致中途多次打开航图现找现看,耽误宝贵的时间,还漏听了一些指令。
     
    2.英语还是不行,国内的话因为都是国人,语速相对较慢,还可以听懂。到了外面语速一快真的听了前面的,就漏听了后面的。语速快,反应跟不上,自己还得练。
     
    3.心里素质不过关,雷达引导后手忙脚乱,燃油不足,FMC的错误提示,以及上面的两个因素更加剧了慌乱的状态,导致最后一次准备着陆的时候没有按高度干预电门,导致复飞。
     
    我想我自己会吸取这次的不足,改进自己。尤其是英语的听力和反应速度,希望别再到外面丢人了......
     
    另外也提出几个自己遇到的问题,请各位师兄给解答一下:
    1.刚进VHHK后,CTR给出了预计的STAR和跑道,输入FMC后发现下降路径已经在目前高度的下方很多了,而自己还在巡航高度或者刚刚开始下降一点。这时我应该怎么办?是否应马上向ATC申请下高?是不是ATC不说,哪怕到了计算的T/D点,我也不能自主下高?
     
    2.雷达引导后,CTR给出了hold指令,但我没听清后面的半句,ATC是否应该给出hold的速度及高度?是否应该向ATC询问hold的速度及高度?
     
    3.什么情况可以喊mayday,像我那种预计落地然后剩余3吨,结果还没落地呢就剩1.5吨了,应不应该喊mayday?剩多少油可以喊mayday?
     
    4.复飞后的速度应该设定在多少?因为是雷达引导着陆,复飞后LNAV和VNAV没有激活,高度可以查,航向就是跑道航向,但速度呢?我用140节的速度挂着30度襟翼飞了半天..........
     
    真是一次非常好的体验,发现了很多问题。这些都是平时体现不出来的,以后会尽量参加VATPRC的活动,再次感谢辛苦的管制员,给你们填麻烦了。
     
    CSN046
  8. Like
    1291242 got a reaction from 1299727 in 关于8.23上海-香港活动的一些感受   
    这是第二次参加VATPRC的正式活动,因为工作原因,周末晚上很少有时间,平时白天倒是大把的时间,但都是自己联飞,人很少。今天知道有活动,推了饭局回家准备,8点准时上线。ZSPD的机组还不是很多,有些已经起飞了,提交完计划准备后推,一切顺利。准备滑行时出现第一个小花絮,ZSPD_GND给的滑行道我在eaipchina的航图里找不到,最后GND给了自主滑行的命令。由于在国内,陆空对话用的中文,感觉更带感一些。滑行完排队在跑道外等待,排在第3位,我前面是一架汉莎的DC10。顺序进跑道起飞,这时出现第二个花絮。当我前面的DC10进跑道起飞后,我申请进跑道等待,可TWR说我排在第二位,我前面还有个国航的飞机。这时我很惊诧,我前面就是跑道口了,哪有飞机啊?不过只好等待,当在频道中听到国行的起飞命令后,忽然发现我身后的滑行道上一架飞机加大推力,沿与跑道平行的滑行道呼啸起飞。我估计是地景差异问题,在我这显示为滑行道的位置在对方的机器里显示为跑道。总算轮到我了,上跑道,起飞。联系APP,CTR都很顺利。这里我发现咱们的准备还是很充足的,上海区调范围内开了2个CTR席位,一个ZSSS_CTR,一个ZSHA_CTR,离开上海进近空域后先联系的ZSSS_CTR,大概进入福建后又移交给了ZSHA_CTR,看来是为了应付大流量临时增加了一个席位,以免一个席位忙不过来。这里向咱们的管制员团队致敬。离开ZSHA_CTR后进入ZGZU_CTR,一切顺利。
     
    巡航时跟一个机组聊了一会,他是VHHH出发的第一个,他问我ZSPD的机组还多不多,我说还可以。他说VHHH那边估计一会压力会很大,还有很多机组没起飞,我们互相祝好运。
     
    进VHHK_CTR后,我的好运结束了。
    移交VHHK后,CTR给了预计的进场程序及跑道,输入FMC后激活。突然发现FMC计算的下降路径早已在我下方6000多英尺,我当时还在巡航高度。赶紧向CTR申请下降,可当时流量太大了,我估计CTR至少在跟10个机组交流,没有回答,我着急就自主下到了20000ft。直接V/S加减速板。然后听见CTR叫我在T/D点盘旋。不知道今天VHHK_CTR是香港人还是美国或欧洲的客座管制,英语说的太溜了,语速很快。导致我从这以后的大部分命令都是听懂了前面,后面的命令就听不懂了。反应速度跟不上......我只听到了右盘旋,盘旋的高度和速度都没听到,FMC计算的最佳盘旋速度是211节,比原定的航速250节低,但出航点还是250节。我不知道这是否正确,只好硬着头皮来了。下降到20000ft后发现ABBEY的速度限制在280节,可他前后的点都是250节的速度啊,以为FMC错了,又去翻航图。发现还真是280节速度,直接CHLV方式以280节下高,过了ABBEY又减速到250节。这时CTR取消了STAR,改为雷达引导,而且跑道也有原来的07L改成了25R,估计是因为天气变了。这下有点乱套了,FMC各种提示,no des path·unavlid speed·using reserv fuel·各种错误提示让我心也慌了手也乱了。最后CTR给了建立航向,高度,可以建立ILS的指令。调整了航向,高度后发现FMC里还是07L跑道的ILS频率,赶紧又查航图,找25R跑道的频率,找到后赶紧调整NAV,等都弄好了后,发现已经过了跑道的延长线,截不到Loc了。赶紧向CTR报告Missed Approach,CTR又给了新的航向。但高度指令没听清,也插不进嘴问,还在原来的2000ft。后来终于问清了要爬升到5000ft。多次改变航向后,又给出了下2000ft,建立ILS的命令。这时的然后就还剩1.5吨了,本来预计将落后还剩3吨油的,结果一下就用超了很多。我也不知道这时是否要喊mayday,也不敢喊,硬着头皮来吧。等这次截获Loc后突然发现下滑道在我下面很远,结果发现高度表调到2000ft后由于匆忙没有按高度干预按钮,还在5000ft。我很心急,没管那么多直接按了APP钮,飞机以4000多的下降率下降,可还是晚了,都过了跑道口了,我还2000ft呢,没办法,直接复飞。又联系VHHH_DEP,又再次爬升。雷达引导转航向,刚转了2次,FSX没响应了。这时还有1吨的油,我告诉DEP我死机了,准备offline。他没理我,我直接disconnect了。终于结束了,但没落下来,我也从那种慌乱的状态中解脱了出来。
     
    总结一下自己的问题:
    1.航前准备不足,总以为FMC保平安,没有看VHHH的航图,看到ABBEY的280节速度需要再次确认,也没想到跟换跑道,没有准备25R的ILS频率,导致中途多次打开航图现找现看,耽误宝贵的时间,还漏听了一些指令。
     
    2.英语还是不行,国内的话因为都是国人,语速相对较慢,还可以听懂。到了外面语速一快真的听了前面的,就漏听了后面的。语速快,反应跟不上,自己还得练。
     
    3.心里素质不过关,雷达引导后手忙脚乱,燃油不足,FMC的错误提示,以及上面的两个因素更加剧了慌乱的状态,导致最后一次准备着陆的时候没有按高度干预电门,导致复飞。
     
    我想我自己会吸取这次的不足,改进自己。尤其是英语的听力和反应速度,希望别再到外面丢人了......
     
    另外也提出几个自己遇到的问题,请各位师兄给解答一下:
    1.刚进VHHK后,CTR给出了预计的STAR和跑道,输入FMC后发现下降路径已经在目前高度的下方很多了,而自己还在巡航高度或者刚刚开始下降一点。这时我应该怎么办?是否应马上向ATC申请下高?是不是ATC不说,哪怕到了计算的T/D点,我也不能自主下高?
     
    2.雷达引导后,CTR给出了hold指令,但我没听清后面的半句,ATC是否应该给出hold的速度及高度?是否应该向ATC询问hold的速度及高度?
     
    3.什么情况可以喊mayday,像我那种预计落地然后剩余3吨,结果还没落地呢就剩1.5吨了,应不应该喊mayday?剩多少油可以喊mayday?
     
    4.复飞后的速度应该设定在多少?因为是雷达引导着陆,复飞后LNAV和VNAV没有激活,高度可以查,航向就是跑道航向,但速度呢?我用140节的速度挂着30度襟翼飞了半天..........
     
    真是一次非常好的体验,发现了很多问题。这些都是平时体现不出来的,以后会尽量参加VATPRC的活动,再次感谢辛苦的管制员,给你们填麻烦了。
     
    CSN046
  9. Like
    1291242 got a reaction from Mingyu Chang in 关于8.23上海-香港活动的一些感受   
    这是第二次参加VATPRC的正式活动,因为工作原因,周末晚上很少有时间,平时白天倒是大把的时间,但都是自己联飞,人很少。今天知道有活动,推了饭局回家准备,8点准时上线。ZSPD的机组还不是很多,有些已经起飞了,提交完计划准备后推,一切顺利。准备滑行时出现第一个小花絮,ZSPD_GND给的滑行道我在eaipchina的航图里找不到,最后GND给了自主滑行的命令。由于在国内,陆空对话用的中文,感觉更带感一些。滑行完排队在跑道外等待,排在第3位,我前面是一架汉莎的DC10。顺序进跑道起飞,这时出现第二个花絮。当我前面的DC10进跑道起飞后,我申请进跑道等待,可TWR说我排在第二位,我前面还有个国航的飞机。这时我很惊诧,我前面就是跑道口了,哪有飞机啊?不过只好等待,当在频道中听到国行的起飞命令后,忽然发现我身后的滑行道上一架飞机加大推力,沿与跑道平行的滑行道呼啸起飞。我估计是地景差异问题,在我这显示为滑行道的位置在对方的机器里显示为跑道。总算轮到我了,上跑道,起飞。联系APP,CTR都很顺利。这里我发现咱们的准备还是很充足的,上海区调范围内开了2个CTR席位,一个ZSSS_CTR,一个ZSHA_CTR,离开上海进近空域后先联系的ZSSS_CTR,大概进入福建后又移交给了ZSHA_CTR,看来是为了应付大流量临时增加了一个席位,以免一个席位忙不过来。这里向咱们的管制员团队致敬。离开ZSHA_CTR后进入ZGZU_CTR,一切顺利。
     
    巡航时跟一个机组聊了一会,他是VHHH出发的第一个,他问我ZSPD的机组还多不多,我说还可以。他说VHHH那边估计一会压力会很大,还有很多机组没起飞,我们互相祝好运。
     
    进VHHK_CTR后,我的好运结束了。
    移交VHHK后,CTR给了预计的进场程序及跑道,输入FMC后激活。突然发现FMC计算的下降路径早已在我下方6000多英尺,我当时还在巡航高度。赶紧向CTR申请下降,可当时流量太大了,我估计CTR至少在跟10个机组交流,没有回答,我着急就自主下到了20000ft。直接V/S加减速板。然后听见CTR叫我在T/D点盘旋。不知道今天VHHK_CTR是香港人还是美国或欧洲的客座管制,英语说的太溜了,语速很快。导致我从这以后的大部分命令都是听懂了前面,后面的命令就听不懂了。反应速度跟不上......我只听到了右盘旋,盘旋的高度和速度都没听到,FMC计算的最佳盘旋速度是211节,比原定的航速250节低,但出航点还是250节。我不知道这是否正确,只好硬着头皮来了。下降到20000ft后发现ABBEY的速度限制在280节,可他前后的点都是250节的速度啊,以为FMC错了,又去翻航图。发现还真是280节速度,直接CHLV方式以280节下高,过了ABBEY又减速到250节。这时CTR取消了STAR,改为雷达引导,而且跑道也有原来的07L改成了25R,估计是因为天气变了。这下有点乱套了,FMC各种提示,no des path·unavlid speed·using reserv fuel·各种错误提示让我心也慌了手也乱了。最后CTR给了建立航向,高度,可以建立ILS的指令。调整了航向,高度后发现FMC里还是07L跑道的ILS频率,赶紧又查航图,找25R跑道的频率,找到后赶紧调整NAV,等都弄好了后,发现已经过了跑道的延长线,截不到Loc了。赶紧向CTR报告Missed Approach,CTR又给了新的航向。但高度指令没听清,也插不进嘴问,还在原来的2000ft。后来终于问清了要爬升到5000ft。多次改变航向后,又给出了下2000ft,建立ILS的命令。这时的然后就还剩1.5吨了,本来预计将落后还剩3吨油的,结果一下就用超了很多。我也不知道这时是否要喊mayday,也不敢喊,硬着头皮来吧。等这次截获Loc后突然发现下滑道在我下面很远,结果发现高度表调到2000ft后由于匆忙没有按高度干预按钮,还在5000ft。我很心急,没管那么多直接按了APP钮,飞机以4000多的下降率下降,可还是晚了,都过了跑道口了,我还2000ft呢,没办法,直接复飞。又联系VHHH_DEP,又再次爬升。雷达引导转航向,刚转了2次,FSX没响应了。这时还有1吨的油,我告诉DEP我死机了,准备offline。他没理我,我直接disconnect了。终于结束了,但没落下来,我也从那种慌乱的状态中解脱了出来。
     
    总结一下自己的问题:
    1.航前准备不足,总以为FMC保平安,没有看VHHH的航图,看到ABBEY的280节速度需要再次确认,也没想到跟换跑道,没有准备25R的ILS频率,导致中途多次打开航图现找现看,耽误宝贵的时间,还漏听了一些指令。
     
    2.英语还是不行,国内的话因为都是国人,语速相对较慢,还可以听懂。到了外面语速一快真的听了前面的,就漏听了后面的。语速快,反应跟不上,自己还得练。
     
    3.心里素质不过关,雷达引导后手忙脚乱,燃油不足,FMC的错误提示,以及上面的两个因素更加剧了慌乱的状态,导致最后一次准备着陆的时候没有按高度干预电门,导致复飞。
     
    我想我自己会吸取这次的不足,改进自己。尤其是英语的听力和反应速度,希望别再到外面丢人了......
     
    另外也提出几个自己遇到的问题,请各位师兄给解答一下:
    1.刚进VHHK后,CTR给出了预计的STAR和跑道,输入FMC后发现下降路径已经在目前高度的下方很多了,而自己还在巡航高度或者刚刚开始下降一点。这时我应该怎么办?是否应马上向ATC申请下高?是不是ATC不说,哪怕到了计算的T/D点,我也不能自主下高?
     
    2.雷达引导后,CTR给出了hold指令,但我没听清后面的半句,ATC是否应该给出hold的速度及高度?是否应该向ATC询问hold的速度及高度?
     
    3.什么情况可以喊mayday,像我那种预计落地然后剩余3吨,结果还没落地呢就剩1.5吨了,应不应该喊mayday?剩多少油可以喊mayday?
     
    4.复飞后的速度应该设定在多少?因为是雷达引导着陆,复飞后LNAV和VNAV没有激活,高度可以查,航向就是跑道航向,但速度呢?我用140节的速度挂着30度襟翼飞了半天..........
     
    真是一次非常好的体验,发现了很多问题。这些都是平时体现不出来的,以后会尽量参加VATPRC的活动,再次感谢辛苦的管制员,给你们填麻烦了。
     
    CSN046
  10. Like
    1291242 got a reaction from Yu Xiong in 关于8.23上海-香港活动的一些感受   
    这是第二次参加VATPRC的正式活动,因为工作原因,周末晚上很少有时间,平时白天倒是大把的时间,但都是自己联飞,人很少。今天知道有活动,推了饭局回家准备,8点准时上线。ZSPD的机组还不是很多,有些已经起飞了,提交完计划准备后推,一切顺利。准备滑行时出现第一个小花絮,ZSPD_GND给的滑行道我在eaipchina的航图里找不到,最后GND给了自主滑行的命令。由于在国内,陆空对话用的中文,感觉更带感一些。滑行完排队在跑道外等待,排在第3位,我前面是一架汉莎的DC10。顺序进跑道起飞,这时出现第二个花絮。当我前面的DC10进跑道起飞后,我申请进跑道等待,可TWR说我排在第二位,我前面还有个国航的飞机。这时我很惊诧,我前面就是跑道口了,哪有飞机啊?不过只好等待,当在频道中听到国行的起飞命令后,忽然发现我身后的滑行道上一架飞机加大推力,沿与跑道平行的滑行道呼啸起飞。我估计是地景差异问题,在我这显示为滑行道的位置在对方的机器里显示为跑道。总算轮到我了,上跑道,起飞。联系APP,CTR都很顺利。这里我发现咱们的准备还是很充足的,上海区调范围内开了2个CTR席位,一个ZSSS_CTR,一个ZSHA_CTR,离开上海进近空域后先联系的ZSSS_CTR,大概进入福建后又移交给了ZSHA_CTR,看来是为了应付大流量临时增加了一个席位,以免一个席位忙不过来。这里向咱们的管制员团队致敬。离开ZSHA_CTR后进入ZGZU_CTR,一切顺利。
     
    巡航时跟一个机组聊了一会,他是VHHH出发的第一个,他问我ZSPD的机组还多不多,我说还可以。他说VHHH那边估计一会压力会很大,还有很多机组没起飞,我们互相祝好运。
     
    进VHHK_CTR后,我的好运结束了。
    移交VHHK后,CTR给了预计的进场程序及跑道,输入FMC后激活。突然发现FMC计算的下降路径早已在我下方6000多英尺,我当时还在巡航高度。赶紧向CTR申请下降,可当时流量太大了,我估计CTR至少在跟10个机组交流,没有回答,我着急就自主下到了20000ft。直接V/S加减速板。然后听见CTR叫我在T/D点盘旋。不知道今天VHHK_CTR是香港人还是美国或欧洲的客座管制,英语说的太溜了,语速很快。导致我从这以后的大部分命令都是听懂了前面,后面的命令就听不懂了。反应速度跟不上......我只听到了右盘旋,盘旋的高度和速度都没听到,FMC计算的最佳盘旋速度是211节,比原定的航速250节低,但出航点还是250节。我不知道这是否正确,只好硬着头皮来了。下降到20000ft后发现ABBEY的速度限制在280节,可他前后的点都是250节的速度啊,以为FMC错了,又去翻航图。发现还真是280节速度,直接CHLV方式以280节下高,过了ABBEY又减速到250节。这时CTR取消了STAR,改为雷达引导,而且跑道也有原来的07L改成了25R,估计是因为天气变了。这下有点乱套了,FMC各种提示,no des path·unavlid speed·using reserv fuel·各种错误提示让我心也慌了手也乱了。最后CTR给了建立航向,高度,可以建立ILS的指令。调整了航向,高度后发现FMC里还是07L跑道的ILS频率,赶紧又查航图,找25R跑道的频率,找到后赶紧调整NAV,等都弄好了后,发现已经过了跑道的延长线,截不到Loc了。赶紧向CTR报告Missed Approach,CTR又给了新的航向。但高度指令没听清,也插不进嘴问,还在原来的2000ft。后来终于问清了要爬升到5000ft。多次改变航向后,又给出了下2000ft,建立ILS的命令。这时的然后就还剩1.5吨了,本来预计将落后还剩3吨油的,结果一下就用超了很多。我也不知道这时是否要喊mayday,也不敢喊,硬着头皮来吧。等这次截获Loc后突然发现下滑道在我下面很远,结果发现高度表调到2000ft后由于匆忙没有按高度干预按钮,还在5000ft。我很心急,没管那么多直接按了APP钮,飞机以4000多的下降率下降,可还是晚了,都过了跑道口了,我还2000ft呢,没办法,直接复飞。又联系VHHH_DEP,又再次爬升。雷达引导转航向,刚转了2次,FSX没响应了。这时还有1吨的油,我告诉DEP我死机了,准备offline。他没理我,我直接disconnect了。终于结束了,但没落下来,我也从那种慌乱的状态中解脱了出来。
     
    总结一下自己的问题:
    1.航前准备不足,总以为FMC保平安,没有看VHHH的航图,看到ABBEY的280节速度需要再次确认,也没想到跟换跑道,没有准备25R的ILS频率,导致中途多次打开航图现找现看,耽误宝贵的时间,还漏听了一些指令。
     
    2.英语还是不行,国内的话因为都是国人,语速相对较慢,还可以听懂。到了外面语速一快真的听了前面的,就漏听了后面的。语速快,反应跟不上,自己还得练。
     
    3.心里素质不过关,雷达引导后手忙脚乱,燃油不足,FMC的错误提示,以及上面的两个因素更加剧了慌乱的状态,导致最后一次准备着陆的时候没有按高度干预电门,导致复飞。
     
    我想我自己会吸取这次的不足,改进自己。尤其是英语的听力和反应速度,希望别再到外面丢人了......
     
    另外也提出几个自己遇到的问题,请各位师兄给解答一下:
    1.刚进VHHK后,CTR给出了预计的STAR和跑道,输入FMC后发现下降路径已经在目前高度的下方很多了,而自己还在巡航高度或者刚刚开始下降一点。这时我应该怎么办?是否应马上向ATC申请下高?是不是ATC不说,哪怕到了计算的T/D点,我也不能自主下高?
     
    2.雷达引导后,CTR给出了hold指令,但我没听清后面的半句,ATC是否应该给出hold的速度及高度?是否应该向ATC询问hold的速度及高度?
     
    3.什么情况可以喊mayday,像我那种预计落地然后剩余3吨,结果还没落地呢就剩1.5吨了,应不应该喊mayday?剩多少油可以喊mayday?
     
    4.复飞后的速度应该设定在多少?因为是雷达引导着陆,复飞后LNAV和VNAV没有激活,高度可以查,航向就是跑道航向,但速度呢?我用140节的速度挂着30度襟翼飞了半天..........
     
    真是一次非常好的体验,发现了很多问题。这些都是平时体现不出来的,以后会尽量参加VATPRC的活动,再次感谢辛苦的管制员,给你们填麻烦了。
     
    CSN046
  11. Like
    1291242 got a reaction from Lei Zhang in 关于8.23上海-香港活动的一些感受   
    这是第二次参加VATPRC的正式活动,因为工作原因,周末晚上很少有时间,平时白天倒是大把的时间,但都是自己联飞,人很少。今天知道有活动,推了饭局回家准备,8点准时上线。ZSPD的机组还不是很多,有些已经起飞了,提交完计划准备后推,一切顺利。准备滑行时出现第一个小花絮,ZSPD_GND给的滑行道我在eaipchina的航图里找不到,最后GND给了自主滑行的命令。由于在国内,陆空对话用的中文,感觉更带感一些。滑行完排队在跑道外等待,排在第3位,我前面是一架汉莎的DC10。顺序进跑道起飞,这时出现第二个花絮。当我前面的DC10进跑道起飞后,我申请进跑道等待,可TWR说我排在第二位,我前面还有个国航的飞机。这时我很惊诧,我前面就是跑道口了,哪有飞机啊?不过只好等待,当在频道中听到国行的起飞命令后,忽然发现我身后的滑行道上一架飞机加大推力,沿与跑道平行的滑行道呼啸起飞。我估计是地景差异问题,在我这显示为滑行道的位置在对方的机器里显示为跑道。总算轮到我了,上跑道,起飞。联系APP,CTR都很顺利。这里我发现咱们的准备还是很充足的,上海区调范围内开了2个CTR席位,一个ZSSS_CTR,一个ZSHA_CTR,离开上海进近空域后先联系的ZSSS_CTR,大概进入福建后又移交给了ZSHA_CTR,看来是为了应付大流量临时增加了一个席位,以免一个席位忙不过来。这里向咱们的管制员团队致敬。离开ZSHA_CTR后进入ZGZU_CTR,一切顺利。
     
    巡航时跟一个机组聊了一会,他是VHHH出发的第一个,他问我ZSPD的机组还多不多,我说还可以。他说VHHH那边估计一会压力会很大,还有很多机组没起飞,我们互相祝好运。
     
    进VHHK_CTR后,我的好运结束了。
    移交VHHK后,CTR给了预计的进场程序及跑道,输入FMC后激活。突然发现FMC计算的下降路径早已在我下方6000多英尺,我当时还在巡航高度。赶紧向CTR申请下降,可当时流量太大了,我估计CTR至少在跟10个机组交流,没有回答,我着急就自主下到了20000ft。直接V/S加减速板。然后听见CTR叫我在T/D点盘旋。不知道今天VHHK_CTR是香港人还是美国或欧洲的客座管制,英语说的太溜了,语速很快。导致我从这以后的大部分命令都是听懂了前面,后面的命令就听不懂了。反应速度跟不上......我只听到了右盘旋,盘旋的高度和速度都没听到,FMC计算的最佳盘旋速度是211节,比原定的航速250节低,但出航点还是250节。我不知道这是否正确,只好硬着头皮来了。下降到20000ft后发现ABBEY的速度限制在280节,可他前后的点都是250节的速度啊,以为FMC错了,又去翻航图。发现还真是280节速度,直接CHLV方式以280节下高,过了ABBEY又减速到250节。这时CTR取消了STAR,改为雷达引导,而且跑道也有原来的07L改成了25R,估计是因为天气变了。这下有点乱套了,FMC各种提示,no des path·unavlid speed·using reserv fuel·各种错误提示让我心也慌了手也乱了。最后CTR给了建立航向,高度,可以建立ILS的指令。调整了航向,高度后发现FMC里还是07L跑道的ILS频率,赶紧又查航图,找25R跑道的频率,找到后赶紧调整NAV,等都弄好了后,发现已经过了跑道的延长线,截不到Loc了。赶紧向CTR报告Missed Approach,CTR又给了新的航向。但高度指令没听清,也插不进嘴问,还在原来的2000ft。后来终于问清了要爬升到5000ft。多次改变航向后,又给出了下2000ft,建立ILS的命令。这时的然后就还剩1.5吨了,本来预计将落后还剩3吨油的,结果一下就用超了很多。我也不知道这时是否要喊mayday,也不敢喊,硬着头皮来吧。等这次截获Loc后突然发现下滑道在我下面很远,结果发现高度表调到2000ft后由于匆忙没有按高度干预按钮,还在5000ft。我很心急,没管那么多直接按了APP钮,飞机以4000多的下降率下降,可还是晚了,都过了跑道口了,我还2000ft呢,没办法,直接复飞。又联系VHHH_DEP,又再次爬升。雷达引导转航向,刚转了2次,FSX没响应了。这时还有1吨的油,我告诉DEP我死机了,准备offline。他没理我,我直接disconnect了。终于结束了,但没落下来,我也从那种慌乱的状态中解脱了出来。
     
    总结一下自己的问题:
    1.航前准备不足,总以为FMC保平安,没有看VHHH的航图,看到ABBEY的280节速度需要再次确认,也没想到跟换跑道,没有准备25R的ILS频率,导致中途多次打开航图现找现看,耽误宝贵的时间,还漏听了一些指令。
     
    2.英语还是不行,国内的话因为都是国人,语速相对较慢,还可以听懂。到了外面语速一快真的听了前面的,就漏听了后面的。语速快,反应跟不上,自己还得练。
     
    3.心里素质不过关,雷达引导后手忙脚乱,燃油不足,FMC的错误提示,以及上面的两个因素更加剧了慌乱的状态,导致最后一次准备着陆的时候没有按高度干预电门,导致复飞。
     
    我想我自己会吸取这次的不足,改进自己。尤其是英语的听力和反应速度,希望别再到外面丢人了......
     
    另外也提出几个自己遇到的问题,请各位师兄给解答一下:
    1.刚进VHHK后,CTR给出了预计的STAR和跑道,输入FMC后发现下降路径已经在目前高度的下方很多了,而自己还在巡航高度或者刚刚开始下降一点。这时我应该怎么办?是否应马上向ATC申请下高?是不是ATC不说,哪怕到了计算的T/D点,我也不能自主下高?
     
    2.雷达引导后,CTR给出了hold指令,但我没听清后面的半句,ATC是否应该给出hold的速度及高度?是否应该向ATC询问hold的速度及高度?
     
    3.什么情况可以喊mayday,像我那种预计落地然后剩余3吨,结果还没落地呢就剩1.5吨了,应不应该喊mayday?剩多少油可以喊mayday?
     
    4.复飞后的速度应该设定在多少?因为是雷达引导着陆,复飞后LNAV和VNAV没有激活,高度可以查,航向就是跑道航向,但速度呢?我用140节的速度挂着30度襟翼飞了半天..........
     
    真是一次非常好的体验,发现了很多问题。这些都是平时体现不出来的,以后会尽量参加VATPRC的活动,再次感谢辛苦的管制员,给你们填麻烦了。
     
    CSN046
  12. Like
    1291242 got a reaction from Yu Xiong in 请教联飞时管制员的问题   
    谢谢各位管理员的答复,感觉VATPRC气氛很好,希望能和大家一起多学习。
×
×
  • Creat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