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Search the Community

Showing results for tags '诺曼'.



More search options

  • Search By Tags

    Type tags separated by commas.
  • Search By Author

Content Type


Forums

  • VATPRC官方论坛
    • 分部公告 & 重要信息
    • 连飞活动
  • 飞行交流
    • 新飞专区
    • 连飞交流
    • 你问我答
    • 通航飞行俱乐部
    • 作品发布
    • 机场酒吧
    • 图片 & 视频
  • 系统 & 软件
    • 模拟飞行软件系统
    • 管制员软件
    • 飞行员软件
    • 其他软件
    • 电脑硬件 & 外设
  • 管制员 & 飞行员
    • 飞行员交流
    • 管制员交流
  • VATSIM P.R.China Division English Forum
    • General Discussion
    • Raise Your Requests

Find results in...

Find results that contain...


Date Created

  • Start

    End


Last Updated

  • Start

    End


Filter by number of...

Joined

  • Start

    End


Group


QQ


现居地


兴趣

Found 1 result

  1. 1944年6月5日晚21:00分,英格兰南部的迈瑞福德机场。 硕大的停机位在探照灯的光芒下一片雪白,放眼望去停机位上一排排双引擎运输机整齐的排列着。 这些飞机全身为墨绿色,在机翼根部和机身下部漆着醒目的黑白色敌我识别条。 机头驾驶员舱门后部,则都用黄白色涂料标着一个英文字母和一个阿拉伯数字组成的编号。 机翼和机身上白色五角星配蓝色翅膀的机徽,在灯光下异常醒目。 在停机位和库房中间,一辆辆地勤加油卡车,弹药卡车或是满载士兵的美国通用GMC卡车,在狭窄的通道中不断穿行, 不时有全副武装的美国大兵,一边叼着香烟,一边扶着登机门上的栏杆跃上飞机…… 这些是美军第9运输机联队的C-47型运输机, 1小时后将有1432架运输机从英格兰南部15个机场起飞, 载着美军第101空中突击师共6600人执行“霸王行动”的前奏—在卡朗坦半岛以北伞降, 夺取犹他海滩后方的四条通路并控制杜佛河河上的桥梁和渡口,并在第二天的总攻中,给德军的后脑勺上来那么一下子。 这些小伙子们也许不知道,他们将改变历史。 1944年6月5日晚22:15分,随着一枚绿色信号弹的升空,在机场上早已准备完毕的300架C-47发动机开始暖车。 巨大的轰鸣声盖过了从机场上空通场而过的P-47“雷电”式护航战斗机。 这些雷电们闪烁着红绿色的航行灯,将护卫这些慢吞吞的家伙飞过多佛尔海峡。 23时整,第一架作为伞降引导的C-47驾驶员推满油门,从跑道上一跃而起, 紧跟着第二架C-47,立刻进入跑道开始滑跑,成为这场史无前例空降作战的开端。 根据计划,运输机群将采取9机品字形密集队形,以36—45架组成梯队,以1500米(5000英尺)高度,飞过多佛尔海峡。 280架P-47“雷电”,P-51“野马”及“喷火”组成的战斗机群,在运输机上空1000英尺护航,提防着德军可能出现的夜间战斗机的拦截。 飞过多佛尔海峡中线后,机群进入高度戒备,并且关掉了航行灯。 护航战斗机开始右转向北开始返航,而C-47们开则始降低高度,以准备在伞降点前到达150米(492英尺)的伞降高度。 领航员已经能够看到前方漆黑的洋面上有一条细细的白线,这是卡朗坦半岛的北侧海岸,随后他拉了一下身旁的开关。 机身里位于两排战士中间的跳伞准备灯亮起来红色灯光,101空中突击师的战士们默默起立并互相拍拍同伴,沉默的挂上了伞勾…… . . . . 北京时间2015年6月6日21:00时,连飞纪念活动正式开始。 根据历史,运输机群实际起飞时间应该是6月5日凌晨23点左右, 但我们为了光线充足保证截图效果,则将P3D软件时间调整为6月6日清晨6时30分。 英国皇家空军迈瑞福德基地(EGDI)。 一排整装待发的C-47运输机在机场跑道09边做好了出击准备。 他们每架飞机里载了30名全幅武装的美军第101空中突击师士兵,师长马克斯韦尔.D.泰勒少校在“0017”号长机里指挥。 将士们将利用深夜的掩护伞降到法国卡朗坦半岛的东侧,迅速占领公路并破坏电话线路,为明晨的诺曼底总攻做好准备。 除此以外,他们还将负责阻截从半岛北侧“瑟堡港”支援诺曼底海滩上的德国国防军援军。 起飞机场:EGDW 落地机场:EGDW 航图链接: http://skyvector.com/?ll=50.121282502766235,-2.314086902945835&chart=301&zoom=6&plan=A.EG.EGDI:G.49.88661273830839,-3.1794433483129207:G.49.49572310868642,-2.5349120982722564:G.49.27401715445366,-2.1540527232482165:G.49.43634211233226,-1.3896331675358804:G.49.31748351165962,-2.151855457623071:G.49.55758592949758,-2.634246815075389:A.EG.EGDI 本次飞行我们在起飞后在机场上空编队,巡航高5500ft,编队完毕后航向191,飞向多佛尔海峡。 机群绕过卡朗坦半岛东侧的罗恩西岛和泽西岛,目的是为了避免进入驻守在瑟堡港德军的防空火力圈。 飞进半岛后,机群立即保持高速下降到1000英尺以下,并在进入伞兵投放点的公路前减速至100节,投下伞兵。 伞兵投放完毕后,机群立即向左或向右脱离,上高至5500英尺,全速脱离。 本次飞行我们一共有9个机组,分为两个梯队。第一梯队4架运输机,指挥官为森林哥(AFA017),编队采取左一,右二的人字形编队。 后面三架僚机编队位置分别是左一多维的弦(FS3721),右一阿庆(CCA66),右二咖啡猫(CES0125) 第二梯队5架运输机,指挥官为9919(QFL9919),编队左一,右二,尾一的菱形编队。 后面四架僚机编队位置分别是左一Clever Pig(H1604),右一3060(CHH3060),右二Mutoo(ACH1569),尾一Rex大鸟(CCA2206) 随着一枚绿色信号弹的升空,长机"0017",开始沿着跑道滑跑。他在一片黑暗中缓缓离地。 由于是绝密任务,机场周围没有欢呼,没有鲜花,也没有姑娘的热吻,只有不安和忐忑的等待。 在机场里坐着的士兵们平静的接受着最终的审判。 随着深夜的到来,运输机一架接着一架起飞。 黑夜中只有引擎的轰鸣声和闪烁的红绿色航行灯来慢慢说明着一切。 机群起飞后,长机开始在机场上空向右做椭圆形通场,并开始爬高至巡航高度5500英尺。 同时后面起飞的运输机开始慢慢加入编队,由于保持无线电静默,大家全部按照之前约定好的路线爬升。 在30分钟后,完成编队后机群开始航向191度,飞向海峡。 我们终于体会到了飞行编队的困难程度,因为大家都在运动,找到平衡点其实很难。 一想到后面机舱里的兄弟们忐忑的心情,我们只能尽量保持在空中平稳的姿态,让他们好受些。 我在机舱里死死盯着前面的飞机,一边微调油门,一边听长机报告当前的航向和航速。 如果这时候掉队了,那只能返航,因为在没有领航的情况下,摸黑穿越海峡是非常危险的。 机身下是宁静的海面,但我知道,几小时后他们将变得不再平静。 随着我们逐渐离开英国海岸,遭遇敌人的几率也成几何级数增大。 在机群上方1000英尺处的护航战斗机也在紧张注视着夜空。 随着飞行,在法国卡朗坦半岛西侧的罗恩西岛已经可以出现在视野。 这预示着我们成功了绕过了德军设置在瑟堡港的防控火力圈。 飞过两个岛屿后,马上就能看到法国海岸了。 现在在诺曼底附近的德军还蒙在鼓里,他们一定不知道我们将在这里,再度踏上欧洲大陆 在长机领航员的带领下,我们向左转向开始逼近海岸。 机群的轰鸣声震耳欲聋,我们准备下高。 这个阵势被发现是迟早的事儿啊,我已经紧张的说不出话来。 机群在长机的带领下开始降低高度,开始穿越海岸来到法国的土地上。 "最高速度!" "下高下高" "见鬼,我们被发现了!" "高射炮,2点钟方向,高射炮!!" 我的机身右侧被高射炮弹片击中,飞机在强烈颠簸,仿佛随时有解体的危险。 身后准备跳伞的士兵们被甩的东倒西歪。 现在机群已经下高到500英尺左右,并开始减速。 前方长机的领航员已经告诉我们伞降预定着陆点还有不到2海里。 "一分钟准备!!" 我向身后的军士长大喊,同时打开了跳伞准备灯的电门。 坐在机门附近的军官费力的打开机门 身边101空中突击师的战士们默默起立并互相拍拍同伴,沉默的挂上了伞勾... 时间每一秒钟走的都像一年一样长,身边高射炮炸裂的火光在飞机周围爆闪。 这些黑色死神只要有一枚直接命中我们,整架飞机就会空中解体! 看到时针再度指向12的位置,我拼命的拉了一下开关。 跳伞准备灯由红色变为绿色。 祝你们好运,小伙子们。 我回头看看身后绽放的伞花, 他们也许不知道,他们将在历史上留下浓重的一笔。 三分钟后,跳伞完毕。 机群将按照预按开始左右脱离,并迅速爬高。 大家全部以最快的速度脱离,这时候不用编队,就一个字,赶紧跑!! 我再度看到了法国海岸,我们开始回家了。 我的飞机在机械师的努力下逐渐恢复了姿态,右侧机翼根部和机身侧面被德军20毫米高炮打了几个弹洞 但还好飞机的操作暂时不受影响,就是舱里开始漏风了。。 再度回到海峡上空,大家的飞机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损伤。 我们在海上缓缓的再度编队。 东方已经泛起鱼肚白,英国,我看见你实在是太好了。 现在盟军的舰炮已经开始向诺曼底滩头进行轰击,小胡子的末日就快来了。 机场就在前方,我紧张了一夜的神经,逐渐放松了下来。 随着大家开始进入降落状态,我也放下襟翼放下起落架, 开始对准跑道。 顺着刚刚初升的朝阳,跑道35已经目视了。 跑道35顺利接地。 其他机组也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缓缓落地。 大家随后滑行到本次任务出发前的09跑道外侧排队。 最后,所有机组在克服了种种困难后全部完成了预定任务。 同时感受到了71年前那血雨腥风的战场。 -后记- 作为人类历史上迄今为止规模最大、持续时间最长的登陆战役, 经过6月6日一天的激战,盟军有将近10个师的部队登陆成功。 共计有5.75万名美军和7.5名英国及加拿大军队的官兵,先后登上诺曼底滩头。 至6月7日,在诺曼底滩头盟军的空降兵和登陆兵加在一起,已经有17.6万人踏上了法国的土地,以及2万辆各种车辆。 是的,人们不会忘记,二战已经在欧洲翻过了历史的一页。 美国著名历史学家威廉·夏伊勒在他的畅销书《第三帝国的兴亡》对于诺曼底的描述如下: 由诺曼底登陆开始的盟军在欧洲开辟的第二战场,最少让第二次世界大战提前结束两年,同时至少让欧洲大陆的30万人免于涂炭。 我想,这正是对这个伟大战役的最好诠释。 早在3个月前,经过森林哥的发起,我们大家一同确定了在6月6日晚组织纪念连飞活动。 经过大家的共同努力,我们本次活动的机场,机型,涂装以至于航线,甚至AI,全部和历史保持一致。 同时,大家在一起不断的测试,训练,克服了导航,编队,操作等困难,才造就了6月6日当天完成完美的飞行。 大家也通过这次飞行体会到了当年那血雨腥风的过程, 在一个没有增压驾驶舱,没有防弹座椅,没有GPS导航,在一片恶略天气漆黑一片的夜空中飞行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情。 在此,我深深的感受到了每一个人对飞行的热爱,以及对活动的用心。 森林(AFA017) 老万(LW5855) Clever Pig (CFSO2475/H1604) Yuu Wang (ACH1569) 多维的弦(FS3721) Shan Li (CHH3060) 网络次声波(QFL9919) Zhuoqing Song (SIA2314) Coffeecat.net(CES0125) Qing Li (CCA66) Hao Wu (SZX421) Hui Li (DKH2015) 在这里,我想说,谢谢你们,谢谢你们的用心和专业,谢谢你们对历史和飞行的热爱促成了我们非常精彩的飞行。 我相信,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我们还会有更多,更专业更激情的活动展现给大家,请拭目以待。 以上,非常感谢您的观看。 我们下次,再见。 Tao Jia CCA2206
×
×
  • Creat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