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Sign in to follow this  
1278338

不定期连载-请您跟我一起来感受VFR - 欧洲篇(1)- 瑞典爱情故事

Recommended Posts

我打开车门,拎起身边的登机箱从副驾座位上跳了下来,外面刺眼的阳光让我下意识的用手遮住了眼睛。虽然很多人都在说副驾驶席是车里最危险的位置,但我仍然喜欢。到不是因为上下车更方便,只是为了让我的视野更加开阔。
 
我抬头看了一下天,晴朗无云,能见度大于10海里,我心里稍稍踏实了点。要知道几个小时前,机场周围的能见度还不足500米。
因为,这里是北欧。白天晴朗,夜间大雾......
 
松兹瓦尔是一座美丽的城市,坐落于瑞典波的尼亚海峡的西岸。现在已经是深秋季节了,在白天的气温已经低于10摄氏度。我赶快紧了紧大衣的领口,提着我的小登机箱向飞机走去。
post-562-0-94721200-1411122453_thumb.jpg
 
“哟,老万”,我边走向飞机边向一位瑞典大叔打着招呼,“今天BVVK状态如何?我一会可让她陪我要飞到埃斯基尔斯蒂纳去”。
“贾,这叫什么话?” 大叔一副很不屑的表情, “倒是你这个毛头小子可别弄坏了我的飞机.....”
 
大叔名叫伊万泽巴(Ivan Zeba),我很亲切的给他起了个中文名字: ”老万“。
老万是来自于瑞典北部的爱斯基摩人,在他父亲年轻时全家来了松兹瓦尔市定居。
 
老万的父亲是一位优秀的航空机械师,在其父的影响下14岁时他就自己设计制造了一辆带动力的自行车。
老万从瑞典斯德哥尔摩大学机械专业毕业后,婉拒了多家跨过公司的邀请又回到了松兹瓦尔机场,在这一干就是30年。且在老万双手下重发活力的飞机也不计其数。
 
虽然老万浑身总是散发着淡淡的瑞典伏特加味,但这丝毫不影响他成为松兹瓦尔机场最受欢迎的技师。
除此以外,老万还有个爱好,那就是“打鸟”。他专门用镜头记录下各地的美丽鸟类,如果谁要是跟他聊起鸟来,他准能和你没完没了的讲上三天三夜。同时他也是瑞典皇家鸟类学会的名誉会长。
post-562-0-89227100-1411122462_thumb.jpg
 
“贾,快点吧,我们好像有点晚了,根据计划我们应该在5分钟前准备好”。当我坐进驾驶舱时,右侧传来了副驾驶埋怨的声音。
“没办法,今天的路太难走了,一辆校车刚好坏在了十字路口上,把四面全堵死了。唉,我好久没看到这场景了,好像北京啊”。
我心不在焉的回答着,顺便拿起前面的起飞检查单开始乱翻。
 
“哈哈,又想家了吗?” 米娅笑着转头看着我,“你别忘了你还有1年的合同期哦.....我的机长大人”
我笑了笑,没有理她,随手打开了电源开关。这架编号为"G-BVVK"的双水獭,开始闪烁进行着自检。
 
米娅--我的副驾驶,一个23岁的姑娘。
她拥有着一半的斯拉夫血统。据她自己说,她的祖父是在战争中靠着双腿逐步迁移到这里的。
她虽然没有任何俄罗斯口音,但是她的外貌,一定遗传了她的祖母和母亲的特征。一头栗色长发的她拥有一双闪烁着智慧光芒的蓝色眼睛,这让人不禁联想到了乌克兰总检察长“娜塔莉亚·波克隆斯卡娅”。白里透红的脸蛋上荡漾着青春的气息,那粉雕玉琢般的脸庞精致得让人无法用语言形容。
 
“控制锁....关闭”
“停机刹车....设置”
“灭火系统.....正常”
“紧急供油开关.....正常”
“紧急供油泵.....关闭”
post-562-0-12009300-1411122487_thumb.jpg
.
.
.
.
我们俩一边读着检查单,一边准备开始启动着飞机。
 
“叮咚~,女士们先生们下午好,感谢您搭乘福莱比航空公司班机,本次航班是由松兹瓦尔飞至埃斯基尔斯蒂纳市。飞机很快就要起飞了,请您尽快坐好并系紧安全带。如果您有什么需要帮助,请您呼叫离您最近的客舱乘务员。本次航班为禁烟航班,稍后将给您播放安全须知.......”
 
客舱里的熙熙攘攘的声音,盖过了正在播放的空乘通知,我冲米娅挤挤眼睛:
 
“米娅我们走吧?启动左发!”
“左发启动,压力正常”
“启动右发!”
“右发启动,压力正常”
我扫了一下面前的仪表,所有读数全部正常,经过老万调教的飞机,我们一般不用太过担心。
post-562-0-04744600-1411122566_thumb.jpg
 
米娅早已调整好机场地面频率129.550,并把话筒递给了我。
“松兹瓦尔地面,下午好,福莱比2206,停机位03,申请放行至埃斯基尔....”
“福莱比2206,松兹瓦尔地面收到,许可放行至埃斯基尔,使用跑道16,目视离场。顺便问一下米娅小姐周四晚能否一起共进晚餐?” 
 
“弗伦茨,你别废话!”米娅抢过话筒在频率里喊道,“我下周四约了贾....”。我马上一愣,米娅赶紧冲我吐吐舌头。
“收到2206,可以后推机头向北,注意滑行道上其他飞机...”,这句话地面管制官弗伦茨明显说的有气无力....
我笑了笑,这帮小年轻,整天爱来爱去的.....
post-562-0-98620700-1411122572_thumb.jpg
 
我缓慢的把油门推到了慢车位,松开机轮刹车,拖车把我们推到了滑行道上。
“贾,一路顺风”,下面拖车司机冲我挥了挥手,我也向他挥了挥手。
“我觉着弗伦茨很好啊“,我看米娅一边摆弄着灯光电门一边说,“唉,别提他了我烦透了,他太粘人。贾,滑行灯打开,右侧清空。”
“左侧清空”。我叹了口气,稍稍提了提油门,飞机开始缓慢滑行。
post-562-0-82821300-1411122612_thumb.jpg
 
”女士们先生们,我们的飞机很快就要起飞了,请您再次确认您的安全带已经系好,手机等电子设备处于关闭状态....“
 
”松兹瓦尔塔台,下午好,福莱比2206,应答机4012,跑道16外等待“
”福莱比2206,塔台收到,请跟随前面的双水獭滑行,前机离地后可以进入跑道,祝米娅小姐飞行愉快“
”……“
post-562-0-30179200-1411122796_thumb.jpg
 
米娅这次都懒得理了,拿出手里的航图。”贾,我请跟我来确认第一个航路点“
第一个NDB导航台名字叫OS,频率378Mhz, 向台飞行2海里后过台,继续背台飞行航向177,直至收到第二个NDB的信号。
完全正确,米娅的准备工作做的非常出色。
post-562-0-82324500-1411122703_thumb.jpg
 
”福莱比2206,地面风xxx米xx节,跑道16可以起飞,离地报“
”跑道16可以起飞,福莱比2206。“
”米娅,襟翼10度“
”10度襟翼好!“米娅一本正经。
post-562-0-28183800-1411122897_thumb.jpg
 
随着我加大油门,双水獭的一对涡浆引擎发出怒吼,带着我们飞离了地面。
按照计划航路,我们的航线高度只有2500英尺,全程共4个NDB导航台,在过第一个台后,我们开始转入平飞航向177。
post-562-0-38458600-1411122946_thumb.jpg
post-562-0-68932000-1411122960_thumb.jpg
post-562-0-02115700-1411122970_thumb.jpg
 
”女士们先生们,我们已经离开松兹瓦尔前往埃斯基尔斯蒂纳,全程飞行193海里,约为1个小时16分钟。飞机已经进入平飞,现在大家可以解开安全带了。但我们建议您在座位上时,仍然保持安全带是系紧状态,稍后将有空服人员为大家准备各种冷热饮料及小吃.....“
 
机舱里的客舱服务已经开始,空乘们在四下里收集乘客们的需求。
由于双水獭客舱比较狭窄,并不能让餐车通过。因此空乘们需要在统一收集完客人们的需求后,在用餐盘端出再递送给乘客。
post-562-0-67237900-1411122978_thumb.jpg
 
 
”贾,要咖啡还是可乐?“米娅问到,”听说今天的空乘机组成员里还有个亚洲人呢“。
”噢?我怎么不知道?“我撇撇嘴。在北欧上空只有难喝的咖啡和各种碳酸饮料。”唉,好想来杯茉莉花茶啊“ 
 
机门处有脚步声传来,我知道是空服人员来询问机组了。
”机长先生,请问您是要咖啡还是饮料?“
我马上愣住了,因为我听到了标准的中文普通话,甚至还带了一点点东北口音。
我猛然回头看去,这次进来的乘务员不再是身高马大金发碧眼的北欧人,而是一位标准的东方美女。
 
她身穿深蓝色的裙装,配上一条鲜红的腰带,一条彩色丝巾围在她白皙的脖颈上,显得非常端庄又不失活泼。
齐膝短裙下一双美腿显得极为修长,黑色的皮鞋一尘不染。我赶紧把目光放平,她左侧胸口处有一枚非常熟悉的圆形胸针:一条线将底色分割为红蓝,展翅飞向的白色雨燕镶嵌其中。右侧胸口上是她长方形的人名牌。五星红旗占据了铭牌的三分之一位置,这表明了她的国籍。后面紧跟着她的名字:Hui Li
post-562-0-04101000-1411123055_thumb.jpg
 
”贾先生,请问您是要咖啡还是可乐?“,她又问了一句。”啊,对不起,请给我咖啡“,我中文脱口而出,并赶紧收回目光。
”好的,请稍等“,她笑了一下,嘴角上挂了两枚酒窝,随后她退出了驾驶舱。
 
这是谁?我转头以询问的目光看着米娅。
米娅乐的连嘴都合不上了,”哈哈哈哈,你看你,都把人家姑娘给看毛了.....“
”我有吗?“ 我恼怒的说道,”人家的腿可比你细多了!!“
”嘿!!!“
我没理米娅的唧唧歪歪,继续把视线收回到前方。
post-562-0-04409900-1411123064_thumb.jpg
 
”贾先生,您的咖啡“,标准的英语。
”谢谢。“
”不用客气“,说着她已经准备走了。“啊,请等一下”,我中文脱口而出,“呃…请问您是……”?
她笑了,然后在我和米娅的后面坐了下来。
”米娅,飞机交给你来驾驶。“
”好吧,好吧,看见美女你就握不动杆了....“,米娅这家伙开始吐槽了
”对,所以你不算美女“,我马上反戈一击.....
 
“我叫李慧,来自中国东方航空”,她估计看不下去我们俩继续斗嘴了,“我来福莱比航空见习三个月,今天是我第一次飞行,给二位添麻烦了”。“不不”,我赶紧说到,“我只是在异乡听到了久违的普通话有点激动罢了,刚刚冒犯了,对不起“。我的余光看到米娅这小妮子在撇嘴。李慧笑了,我从浅浅的酒窝下面又看到了两枚小小的虎牙。
 
“上周我们东航又向福莱比注资了35%,现在东航持有福莱比52%的股份了,这也意味着东航成为福莱比最大的股东。同时也是帮助福莱比度过目前的经济难关“。李慧笑着说道,“同时,为了更好的学习,我们双方也启动了空乘人员互换计划,让双方的优秀乘务员都能在对方的飞机上学习和感受一下不同的环境,我是第一批来到的5人之一,刚好有幸在二位的飞机上”。
 
原来如此
 
post-562-0-21614100-1411123121_thumb.jpg
 
”那请问李小姐一直在这个机组飞行?还是会随即挑选机组呢?“ 米娅一边飞一边问道。
”机组成员是随机分配的,下一班飞行我可能就不会在这个航班上了,请叫我李慧就好了“李慧笑着退出了驾驶舱,“如果二位有什么需要请告诉我吧”。
 
“贾,别看啦,你没戏啦啦啦啦.....” 米娅一边学着哥斯拉的叫声,一边笑着说,“赶紧看看,第三个NDB导航台的频率和航向”。
“NDB名字叫R Gavle,频率417,航向183”,我把头扭过来,“不是,你怎么就知道我没戏了”?
“你们男人就是太粗心,哎哎,快点调整旋钮到417啊",也不知道在这里谁是机长......,”你没看她带着戒指吗?人家结婚啦“
”哦哦,可说呢“,我赶紧看看仪表,“哎,米娅机长大人,我们飞到哪儿了?”
“美国”
“你别闹”
“快到乌普拉萨了,左前方是斯德哥尔摩”。
“嚯嚯,你飞的还挺快啊”,我笑着说
“那是因为你的心思根本就不在飞机上”,米娅根本就没好脸儿。
“行啦,交给我吧,我来降落行了吧,米娅大人您就歇息吧。对了,我听说斯德哥尔摩的进近好像也追过你吧?”。我试图把米娅的注意力转移。
“我身边的男人都追过我,除了你!你个大傻子!”,米娅气呼呼的。
“……”
post-562-0-71343400-1411123130_thumb.jpg
 
“叮咚,女士们先生们,我们的飞机将在20分钟后降落在埃斯基尔斯蒂纳机场,卫生间将在5分后停止使用,我们的娱乐节目也即将关闭。请您收起小桌板,调直座椅靠背,打开遮光板,我们的客舱乘务员将在稍后进行安全检查......”
 
随着乘务员的广播,我此次飞行将要进入尾声了。
 
“埃斯基尔斯蒂纳进近下午好,福莱比2206高度2500英尺,应答机4012,现在听你指挥。”
“福莱比2206,进近雷达识别了,请右转航向230,建立五边航向目视落地,使用跑道18。”
 
我缓慢的把油门往回收,保持发动机压力在1500左右。
我在航校老师森林曾经说过,“一个好的进近速度是安全落地的前提”。
post-562-0-69916100-1411123199_thumb.jpg
 
速度缓慢的下降到100节左右后,飞机刚好压在了跑道18的延长线上。
“襟翼10度”,我冲米娅喊道。
“……”,米娅没有回答,但是搬动了襟翼开关到10度。唉,这小妮子还在生气。
post-562-0-81433400-1411123181_thumb.jpg
 
速度已经慢慢降下来了,高度1500英尺,距跑道5海里。
“襟翼20度”,我继续下达指令。
“襟翼20度好”,米娅嘟囔着,继续扳动开关。
“米娅,下飞机后我请你喝酒好吗?”我轻声说着,眼睛已经能够目视跑道了。
post-562-0-17872200-1411123210_thumb.jpg
 
“襟翼30度”。我有点紧张,可是我紧张个什么?
“襟翼30度好,算你有良心”,米娅笑了。
“襟翼40度,500英尺”
“襟翼40度好,继续”。
“50”
“40”
“30”
“20”
“10”
“5”,米娅心不在焉的报着高度。
 
随着轻轻的震动,后轮接地了。
我缓缓把油门收至慢车的位置,让前轮自然落到跑道上。
这跑道够长,不用开启反推。
 
随后,有一双手轻轻搭在了我握着油门的手上...
post-562-0-75081500-1411123223_thumb.jpg
post-562-0-19291300-1411123303_thumb.jpg
 
“女士们,先生们,我们的飞机已经落地,欢迎来到美丽的埃斯基尔。埃斯基尔地面温度11摄氏度52华氏度,飞机还将滑行一段时间,请您在保持座位上坐好,在飞机还没有完全停稳前请不要解开安全带及打开随身的电子设备.....”
post-562-0-58030900-1411123325_thumb.jpg
post-562-0-39397000-1411123335_thumb.jpg
post-562-0-64591200-1411123402_thumb.jpg
 
.
.
.
.
.
 
起飞机场: ESNN
落地机场:ESSU
 
本次飞行简易航图:
 
参加本次活动的飞友是(排名不分先后):
@森林哥 CCA017 双水獭机组
@多维的弦 XYZ3721 双水獭机组
@迷途羔羊 1090 双水獭机组
@影子 QFA509 双水獭机组
@Shan Li CHH3060 双水獭机组
@Hui Li CXR2014 Saab2000 机组
@CSN7802 双水獭机组
@Tao Jia CCA2206 双水獭机组
post-562-0-38369600-1411123316_thumb.jpg
post-562-0-23531000-1411123415.jpg
 
感谢您的观看,我们下期再见。
Tao Jia CCA2206

 

post-562-0-35909000-1411123111_thumb.jpg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随后,一双手轻轻搭在我握着油门的手上。

我扭头一看:森林老师!您怎么在我的飞机上?

"哦,我正好路过,看到你执飞,我就上来看看你小子飞得怎么样?不错,这次油门配合得很完美!"

"都是您教导得好!"

"好了,米娅,我们回家吧!"

"好的,爸爸!"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随后,一双手轻轻搭在我握着油门的手上。

我扭头一看:森林老师!您怎么在我的飞机上?

"哦,我正好路过,看到你执飞,我就上来看看你小子飞得怎么样?不错,这次油门配合得很完美!"

"都是您教导得好!"

"好了,米娅,我们回家吧!"

"好的,爸爸!"

森林哥,我错了。。。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好精彩,可惜最近本本不行了,每飞必蹦。。。。

 

等我赚点外快换电脑再来

谢谢SAM老大,您随时可以加入进来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我和东航制服一起被黑出翔。。。把东航和flybe巧妙地黑在了一起。@鱼头,精之。

哈哈哈,不黑不黑,我觉着新制服还可以的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还有,flybe近几年业绩很好,反到是东航。。。这么多飞机重喷的钱都没有了。

看完笑死我了哈哈哈,Tao Jia很能写啊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在 On ‎2014‎年‎9‎月‎19‎日 at PM6点50分, 1278338 说:

同时也是帮助福莱比度过目前的经济难关“。

2020年前来考古,Flybe变成Flybeen了QvQ,看到这个涂装突然伤心肿么回事。。。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在 On ‎2020‎年‎4‎月‎17‎日 at PM6点07分, 1480122 说:

2020年前来考古,Flybe变成Flybeen了QvQ,看到这个涂装突然伤心肿么回事。。。

感谢考古,这个系列自打升级成奶爸后就再也没时间写了,哈哈哈

不过话说,真把Flybe给写倒了....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Please sign in to comment

You will be able to leave a comment after signing in



Sign In Now
Sign in to follow this  

×
×
  • Create 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