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content
Sign in to follow this  
Yuchen Leng

可能飞了假的CCA931 EDDF-KJFK

Recommended Posts

周六德国分部和纽约组织了一个超标型的city shuttle,法兰克福-纽约。考虑到日程可能飞不了春天的CTP,就挂上CCA931假装是被土豪承包了加飞一段参加了这个迷你(其实并不)的CTP。似乎高峰时全网大概有接近1300用户同时在线。。。

车轮挡时间定在1319z,我大概在1300z时上线,放远一看就可见这次活动的规模。

post-588-0-61949900-1488165571_thumb.png

像法兰克福这个级别的机场一般地面是分几个席位分管,每个席位之间交接还需要等待,从撤轮挡到起飞大概比计划延误了10分钟。

post-588-0-81207100-1488165585_thumb.png

活动中的空域相当繁忙,空管也难免疏忽,这一个荷兰机组在Maastricht情报区和我冲突了,好在接到TCAS报警推杆下降才刚好错过。

post-588-0-17171900-1488165597_thumb.png

除此之外在洋区就是各种被别人超。。。

post-588-0-94170100-1488165606_thumb.png

在5个小时巡航后到达加拿大的St. John,重新回到大陆。

post-588-0-14084600-1488165621_thumb.png

 

post-588-0-07822700-1488165669_thumb.png

 

post-588-0-19954500-1488165679_thumb.png

经过将近8小时的飞行,终于到达波士顿情报区。也不出所料的进入了等待的行列。因为起飞之前就预计到会流控,计划里除了备降和储备用油外,还带了1小时的等待油。就这样在东海岸的黄昏里加入了绕圈的队伍。

post-588-0-87792500-1488165695_thumb.png

在沿海岸迂回几圈后,被管制员指挥到PLYMM航路点等待,几乎就在波士顿正上方。此时等待已经接近一小时,队伍里不停有机组燃油告警备降波士顿。好在我的计划里考虑的是低空盘旋,而实际情况是一直在FL340-FL380飞行,所以此时油量还尚有富余(实际算了下多了大概1小时)。在PLYMM一起等待的飞机大概有4-5架,图中是紧靠我上方(SIA270)和下方(GEC8160)的机组。

post-588-0-58765700-1488165703_thumb.png

 

post-588-0-00349600-1488165710_thumb.png

最终在1个半小时的等待后,终于批准进场。我们这一批21个机组第一个放的是Zhenhao Yang的DAL400B,之后是CCA931,恰好是两个中国机组2333 在放了DAL400B之后,波士顿着重强调一句,It's just one, just one, don't get excited! 之后进场着陆一点不比之前的等待轻松,除了航班间隔严格控制之外恰逢纽约暴雨,气象雷达的降水回波一度和导航信息混在一起难以看清。考虑到自动油门对颠簸的响应不是很理想,最后是全手动进近一直到听到机轮沉稳的接地声才算松一口气。整个过程比较紧张没有截图,贴上vataware的记录作为纪念。

post-588-0-98605600-1488167410.png

刚入夜的肯尼迪机场还是一片繁忙。

post-588-0-84580700-1488167815_thumb.png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Air China 981!我是当时的地面hhh

哈哈,进近不停叫981,不知道是多有感情……话说正好有个问题,那天注意到22R脱离以后如果就在联络道上等的话,似乎77W太长,这种情况可以直接往前滑一点完全脱离跑道(但可能要堵住B滑行道)么?

Share this post


Link to post
Share on other sites

Please sign in to comment

You will be able to leave a comment after signing in



Sign In Now
Sign in to follow this  

×
×
  • Create New...